去年年初,徐雷以京东商城轮值CEO身份首度露面,并公开发表他的“就职演说”,不足一年,徐雷就以京东零售CEO的身份出现在京东集约化客服中心成立十周年的庆典活动上,如今看来,徐雷正逐步在京东扮演着重要角色。




早在2018年12月,徐雷带着京东商城几乎所有核心高管,在广东肇庆开了一个三天三夜的长会。在这个会议之前,徐雷还安排经营分析部立了一个名为“至暗时刻”的项目,这个项目被定为特别保密级别。回忆起这个项目成立的初衷,徐雷称京东零售必须改变,“要让大家知道实际形势有多严峻。”




刘强东退居二线,正式交棒徐雷,京东的增长是否可持续?




在这次长会之后,外界猜测刘强东或将退居二线,随即,刘强东出面辟谣否认。时隔一年之久,在19年底,徐雷就以京东零售CEO的身份出现在京东集约化客服中心成立十周年的庆典活动上,至此,徐雷这个被京东早期投资人徐新推荐进京东的“大院子弟、纹身大汉”在2019年里已经成为了这个超级电商巨头的实际操盘手。




徐雷临危受命,掌舵京东




徐雷是谁?2007年,徐雷在联想负责过品牌和产品网络推广的徐雷开始担任京东市场营销顾问;两年后,徐雷才正式加入京东。据资料显示,徐雷最开始在京东主要负责营销推广、市场品牌等相关工作,但实际上徐是刘强东最倚重的高管之一,在各个业务线都有参与。2011年,徐雷离开京东加入优购网。两年后,徐雷重新回归京东。2018年7月,京东商城开始实施轮值CEO制度,在空缺两年时间之后,徐雷又毫无意外成为这一职位的最佳选择。





2018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季度GMV增速从前一年同期的33.1%下降为27.52%,首次跌破30%;收入增速从前一年同期的61%,下降为41%,降幅达33%;活跃用户增速,从前一年同期的27.6%,下降为4.38%;持续经营业务净亏损,从前一年同期的9亿人民币,扩大至48亿人民币。加之,外部大环境变差,资本遇冷,年初,京东基石投资者高瓴资本退出京东大股东,这对于彼时的京东来说简直是一记重锤。




当京东这艘大船遭遇到风浪,“老兵”徐雷就顺理成章地被委以重任,并很快走到了前台。在他的带领下,京东似乎恢复了往日的活力。徐雷称,京东零售的转型需要3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第一年京东零售稳住了阵脚,调整阵型打法,形成了统一策略,这是休养生息、排兵布阵,把武器、弹药、粮草调到最好,“我自己定义这只是完成了转型的15%,真正的战役才刚刚开始。”




刘强东退居二线,徐雷走向台前




2018年年底,京东进行了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这次调整被称为京东史上规模最大的组织架构变革:京东商城被划分为前台、中台、后台三部分;新成立了平台运营业务部、拼购业务部,整合生鲜事业部并入7 Fresh;同时,徐雷被推到台前,任轮值CEO,京东内部三大事业群从向刘强东汇报,改为向徐雷汇报。




在此次变动后,京东集团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CEO刘强东在京东内部变得更像精神领袖,而徐雷从原来的战将身份顺利成为“集团军司令”,同时,徐雷以京东商城轮值CEO身份首度露面,并发表他的“就职演说”:京东商城未来的经营理念,是“以信赖为基础、以客户为中心的价值创造”。




低谷之后,从一路狂飙到精耕细作




过去的一年里,京东股价从超过50美元一路跌至不足20美元,跌幅超过60%。然而,从京东Q3最新的财报中我们可以看到:营收达1348亿元(约189亿美元),同比增长28.7%,超过此前预期。其中,电商零售净收入1188.5亿元(约166亿),同比增长27%;净服务收入为160亿元(约23亿美元),同比增速高于上一季度为47%,服务收入占净收入的比重稳步提升至11.9%,收入结构更加均衡。此外,服务收入中,物流及其他服务收入同比大涨94%。




刘强东退居二线,正式交棒徐雷,京东的增长是否可持续?




数据来源:京东财报




回到业务层面,京东2019年的确一直在增长,一方面,年度活跃账户逐季增加,前三季度分别为3.11亿、3.21亿、3.34亿,环比增长1310万,创下近七个季度以来最大增量,用户恢复持续增长。另一方面,在各项成本增速降低的情况下,营收依然保持增长。目前,京东在线商城的商户数量超过25万家,员工数量超过20万人,比上个季度增加了2.5万人。




刘强东退居二线,正式交棒徐雷,京东的增长是否可持续?




从近期的发展情况来看,京东似乎已经走出了短暂的低谷,在这之后,一路狂飙的京东已逐渐远去,而一个精耕细作的京东越来越清晰。




内容综合:腾讯深网、东哥解读电商、商业人物、首席观察团
喜欢 惊讶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