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2019年过得不太如意的童装:关店、退市,哪一个更为致命?






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






在童装行业,企业内部的调整以及业绩的波动都能够对整个行业产生影响。在2019年全年的变化中,我们既能看到务实的成功案例,也看到了资本选择的失误。童装观察根据童装企业在这一年的表现做出了总结,2019年,经营受阻、前途困顿的企业到底经历了什么:





美邦:被“开店”耽误的快时尚




2月27日晚间,美邦服饰发布2018年业绩快报,美邦实现营业收入76.6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8.42%;实现净利润4.2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14.08%。但是在上半年财报中,营收下降31.47% 亏损1.38亿,而且未披露关店及门店总数量。




据公开资料显示,2000-2010年是美邦快速扩张的十年,频繁开店,快速扩张,让美邦在一段时间内尝到了甜头,美邦上市后的首度亏损出现在2015年。后期美邦服饰出现过短暂的盈利,但是净利润主要来源于当地政府补助,主营服装业仍为亏损状态。美邦多年来的自救策略从没有停止过,但是未来如何破局,美邦还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如何能够让老用户回到美邦,让年轻人接受美邦,才是摆在美邦面前最大的难题。




拉夏贝尔:2019年的至暗时刻




今年备受关注的服饰品牌一定要提一下拉夏贝尔,作为女装界的龙头,在2019年经历了黑暗时刻。上半年净亏损约5亿,关店2470家,拉夏贝尔实控人持股质押比例接近100%,且已构成违约……面对债务危机,拉夏贝尔出售总部大楼。




拉夏贝尔在开店规模不断扩大,但是它在产品结构、营销速度、供应链等方面都未能赶上其扩张速度。今年接连出售七格格、杰克沃克、行际实业资产等,甚至1元剥离家居资产轻装上阵,是因为公司意识到聚焦女装业务的重要性。近日,拉夏贝尔的股价有上涨趋势,12月27日,拉夏贝尔大幅拉升2.76%,股价创2个月来最高。




拉夏贝尔市值蒸发已成定局,在经济不景气的当下,拉夏贝尔“内忧外患”都比较严重,“断臂求生”的策略短期内帮助它暂时渡过了难关,但是能否在2020年好过一点还是未知数。




Fovever21:退退退,退市




2019年是快时尚集体撤退的一年,对于Fovever21来说,这种撤退更加明显。2019年3月底,Forever 21完全撤出台湾市场;4月29日,关闭天猫旗舰店,不久后宣布全面撤出中国市场;10月底全面撤出日本市场……同时,今年10月,Fovever21宣布破产。




快时尚的衰退有些共同的原因:首先快餐式的模式和缺乏创新的产品已然满足不了如今的消费升级;其次对于服装行业来说,产品才是硬通货,快时尚普遍存在产品质量问题。




Zara:2020年会变好吗?




Zara作为快时尚的鼻祖,这两年也经历了不少挫折。ZARA的衣服售价平均下跌了10%至15%。受此拖累,ZARA 母公司 Inditex 集团业绩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逐渐放缓,店铺增速也相应下降,甚至在18年实现逆增长。




正因为如此,Zara也试图收缩线下渠道,降低运营成本,增加电商渠道。快时尚的扩张路径通常是在一线城市中心商业区大的门店,随着中国高度电商化的消费趋势,线下门店的高昂租金成为巨大负担。




Zara发展的不景气也体现在创始人的身价,Zara母公司inditex集团创始人的财富减少167亿美元,成为2018年时尚产业的最大输家。受业绩放缓影响,inditex集团2018年股价累积跌幅为22%。




但是在2019年似乎Zara有缓过来的迹象,根据其2019年前三季度财报显示:Inditex今年前三季度净销售额同比增长了7.5%至198.2亿欧元,其中第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了14%至11.7亿欧元。




2019年对于Zara,是充满挑战的一年,业绩有微弱增长,但是对于快时尚的鼻祖来说,这也仅仅是点滴开始。




Gap:退出或是更好的选择




Forever 21在华败走后,GAP也难堪业绩重压,开始重新审视在华布局。11月22日,美国服饰集团GAP发布的最新季报显示,截至11月2日的第三季度内,该集团净利润下滑47%至1.4亿美元,而曾为集团现金奶牛的Old Navy同店销售额也下跌4%。同时,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Art Peck也即将离职。




值得关注的是,Gap集团的“现金奶牛”Old Navy也将于2020年起退出中国市场,未来会把业务重心放在北美市场,以实现效益最大化。并且Gap集团在未来2年内,将关闭230家门店。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快时尚品牌的高峰期已经过去,市场空白点越来越少,市场需求也逐渐饱和。当快时尚品牌增长和规模逐渐饱和的时候,在市场增速上一定会放缓。而此时企业就面临着需要缩小规模,提高品质,提升品牌的更新和变化速度,以崭新的形象和产品来稳住消费者。




耐克、阿迪:被美国政府耽误的品牌




2019年是运动品牌再次爆发的一年,国内的运动品牌都或多或少有所增长,甚至出现了安踏这样发展迅速的大品牌。相比之下,在国内发展的海外运动品牌就稍显逊色,虽然也有比较快速的发展,但是它们本可以发展的更好……




中美贸易战下,今年5月,特朗普计划对3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25%关税。这一计划首先伤害在两国之间有贸易的品牌商,因此当地时间5月20日,包括耐克、阿迪达斯公司等鞋类巨头在内的美国173家公司联合签署了一份致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公开信,向美国总统特朗普呼吁,从加征关税的中国产品目录中除去相关产品。




11月6日收盘,安踏总市值突破2104亿港元,折合269亿美元,大幅超越阿迪达斯,后者市值在158亿美元左右。可以看出,安踏在今年一年股价、市值都大幅攀升,而阿迪达斯上升的趋势明显下降,在今年运动服饰崛起的黄金时间,阿迪达斯受美国政府的关税影响,没有抓住这一趋势。




来日方长,2020年继续努力!



喜欢 惊讶
  • 打赏支付宝扫一扫
  • 打赏微信扫一扫